《旖旎传说》·前缘

想那初民之时,我的眼中就只有一轮浅白的山月,还有那苍郁的山林以及记忆里极冷极暗的洞穴。一个清凉的早晨,我看到你了……微笑着向我走来,手捧着亲手用雏菊编制的花环,温柔地戴在我如缎的发上。我想那时的我一定笑了,甜甜地、羞涩地笑。 

所有的故事,就这么开始在一条芬芳的河边,涉江采荷而过,江上芙蓉千朵,诗简单,心也简单……。我们就这么定居在水草丰美的地方,你总忘不了日出的时候吻别我;日暮时,带回一天的丰盛拥抱我。而我,则学着把虔诚的信仰刻在甲骨上,把甜蜜的爱烧进彩陶里,把最亲爱的和最熟悉的轮廓,画在阴冷的石窟壁上,生生世世,反复临摹。生生世世地反复端详,把你的模样烙在心间。 

可是,时光流转,星易斗移……。我致爱的人啊!究竟什么地方出差错了?为何千世的轮回里,我总与盼望的时刻擦身而过?当潮音在暗夜里不停地呼唤,当五色线绣不完绵长的春日,那些不可解、不可灭的温柔,便会满溢我的胸怀。那早已定局的命运,却埋伏在日与夜之间,只等我失足,等我……失落一生斑斓的夏梦。终于,亘古的记忆里,只剩一袭被泪水漂染的衣裳,紧裹着透明忧郁的沧桑。我斑驳的心啊,在传说与传说之间缓缓游走…… 

今生与你相逢,我已经变成古董了。在冰冷的玻璃柜里,我热切地等待你的来临。恍惚间,你必然会听到我的呼唤!然而请不要不相信,你当然决不可以不相信的!那展柜里所有的绢、所有的帛,这所有的雕塑与泥彩,都是我给你的爱,都是……我历尽千秋不死的灵魂!

若你终于漠然离去,我亦成“木”成“石”,一如前世。纵然,我心依旧,芙蓉千朵……

作者:旖旎;(秘密花园1999-2002)未经作者同意,请勿转载

 


关闭窗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