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旖旎传说》·缥缈

网事如风,我确实很想说些什么,然而冰封三尺,冻结了所有声音……  

已经没有理由总想着自己,事实随时可能骤然发生。当遗失的、遗忘的美丽,如同夜空艳丽的花火,悦目动人。我隐约看见——微弱的萤火:那一瞬的昏眩,如蛇的姿态,蛊惑人心。“惶惑”总是深植劫难后的心中,在每个风声鹤唳的角落,每次声嘶力竭的尽头。

时间永远公平得不着痕迹。无论什么激情,无论怎么守候,幻想总会弥散风中,明明白白地遗失在时光的长河里。苦心经营的一切,终究难免惨淡收场。于是,熟悉的事物, 应验了“物是人非事事休”的世相。这样的往,这样的情,还有谁可以,仍以当初的心情,一如既往地阐述——千疮百孔的历程呢?那一定是“神”! 

落花流水,春去了……。“神”怎么甘心?盛极一时的繁华,皆落得此般落寞。“十丈软红
”早已变色,我在千年以前就置身渡外了。那些魂牵梦系的岁月,我是如何躲在水榭歌台的呢?让那逐日冰凉的手指,游离婉约的琴瑟间;让那逐渐苍白的灵魂,蛰伏晦暗的画卷上;让那日渐清冷的面容,蕴成冰封的琼瑶;让那终于枯槁的记忆,镶嵌古老的图腾。

飞羽无痕,依然柔弱无力;亘古不变的,总是盛筵终散。嫣然浅笑的刹那,散飞多少如泣似诉的梦?每次帘幕启落,孤寂依旧如影随形。每个华光独照的背后:一点希望,一点绝望;一丝凄然,一丝淡然。来来回回,仿佛还有什么放不下来。 

于是,“菩提本无树,庭前自飞花。”我如痴般吟、反复地唱,转眼便是几千年。不管“昨夜星辰昨夜风”:我爱,依然馨香;我心,依然璀灿……

作者:旖旎;(秘密花园1999-2002)未经作者同意,请勿转载

 


关闭窗口